空其予和

这里空予,可以叫我鱼干。

全职 / 凹凸 / MHA / 小排球

全职喻黄洁癖√ 伞修√ 叶蓝√ 方王√

MHA轰出轰出轰出!!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日常吹雷大使,已成功将雷总吹向全世界【bushi】

安雷洁癖不逆不拆,对家一点都吃不下。

雷卡只吃亲情向 嘉瑞嘉√ 瑞金√

不知道为什么进了嘉幻的坑并且隐隐有坑底的倾向√

天雷除安雷外一切与这两个人有关的腐向cp

安心准备高考,淡圈

消费者→喵子←同寝
毒舌对象↗↖相爱相杀

哦哦~~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个人摸雷总!!

喵子:

嘘~It's time to sleep ~

@空予今天也是一条废鱼 


【个人印象】喵子

                         【伪】生贺

    我一直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个人的。

    扎着不长不短的马尾,双眼皮,鼻子很好看,没有刘海,很清爽的样子。

    大概一直学习,但是会抱怨成绩不好,羡慕那些成绩好的人,不知道别人在背后也是这么看她的。

    最喜欢的人是王耀,会和我们一起叫他隔壁老王,然后吃着冷门的all耀,告诉我太太的粮总是不够看。

    偶尔会迷失自我。整夜对着作业发呆,然后委屈的问我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不公平的。我说你要理解,也许比你更努力的人也是这样的处境。

    好像一直以来都不会对什么东西过度沉迷,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跟我一起吃安雷,听我说喻黄的梗,一起坚持轰出不是邪教……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主导的地位上,跟着我一起走,我一回头就能看见的人。

    路痴属性满点。走在我们这种小地方都能在大街上迷路,找不到公交车站点然后给我打电话的人。

    这个人变得逐渐像一阵风,轻柔的抚摸你,也可以夹杂着暴雨。

    充满生机。

    是风之恋给我的感觉。前调是充满生机的日本柠檬,中调是清新的莲叶和舒爽的水薄荷,尾调只剩下感性的绿胡椒和淡淡的白麝香。充满生机又令人振作的中性香水。

    我说终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的寄托,然后疯狂沉溺其中,但是在那之前,做你自己就好。

    我说我是鱼干,所以,我的消费者,生日快乐。

——————————————————————

    双十一的贺文拖了一个星期,我觉得我可能是要废了_(:з」∠)_,最后惯例再圈一下正主 @喵子 ,生日快乐!!

   

   

    发了两次都是刚刚出来就被系统删了的我很委屈!!

    不想让它一直待在手机里发霉就放图了_(:з」∠)_

    经过这次以后我决定……

    我明天就去学做外链还不行吗!!!

    艾特一下一直催我更的宝贝 @喵子

    爱她,顺便祝她早日抽到紫薇哈哈哈哈哈,单抽紫薇和孤剑的我一点都不怂哈哈哈哈哈!!!

无颜(一)

                        无颜(一)
——————————————————— 

    You  make  million  of  decision  that  mean  nothing  and  then  one  day  you  order  take-out  and  it  changes  your  life.                                         

               ——Sleepless  in  Seattle    

    (你每天都在做很多看起来毫无意义的决定,直到有一天,你只不过决定叫一份外卖,你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                               
                          ——西雅图夜未眠)

2006年9月14日        

    第五天。  
      

    这是黄少天在这个鬼地方待的第五天。

   
    黄少天将身体靠在一旁的树上,翻出背包里军绿色的水壶,晃了晃,将最后一点水倒在了干渴得不行的嘴里。
        

    黄少天感到有点不妙,他已经没有备用水源了,今天午夜之前那群人大概也不会来接过关的人,他必须在那之前再找到水源。  
      

    清晨的阳光穿透树与树之间的孔隙,在空中打出几道光束,灰尘飘舞。  
       

    黄少天用手中树枝削成的长棍拨开前方挡路的树枝,一声“操”卡在了喉咙。
        

    有人,不止一个。
       

    黄少天马上意识到眼前这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放轻手上的动作,黄少天隐蔽得很迅速。
       

    前面的人好像也听到了什么动静,一步一步朝黄少天藏身的地方走开。     
   

    军靴踩在秋日飘落的枯叶上,发出轻轻的“嚓嚓”声。黄少天握紧了手中的棍子,心跳急速加快。  
      

    权衡了主动出击和被动出击的利弊,黄少天耳朵抖了抖,仔细计算着距离。   
     

    一步!   
   

    黄少天抬手就用上了七成的劲,棍子狠狠向前一劈。
       

    身前人的反应也很快,一个格挡挡住从天而至的棍子,没有料到如此强劲的力道,向后踉跄了几步。在黄少天准备第二劈时突然大叫了一声,  
      

    “黄少天?!!”    
   

    黄少天顿住手中的动作,看清眼前人的脸后“操”地爆了一声粗口。  
      

    “张佳乐你TM是要吓死我啊,老子心脏病都要给你吓出来了。”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扔下手中的棍子向张佳乐伸出一条手臂,张佳乐刚刚疑惑地撑住,黄少天已经一拐一拐的从小腿高的树丛中走了出来。  
      

    “呦,混得挺惨啊!”    
   

    张佳乐看清情况后嗤笑出声。   
     

    黄少天的一边小腿用绷带缠住,血色从绷带上一点一点渗出来,有点吓人。   
     

    黄少天狠狠瞪了张佳乐几眼,  
      

    “第三天的时候被捕兽夹夹住了!不是说这地方没人吗,怎么还有这种鬼东西。还好没有伤到筋骨,不然我现在就该回老家了!!”    
   

    张佳乐强忍住笑,咳了几下,撑着黄少天来到刚刚休息的地方,向另外一个人点了点头,对黄少天道,  
      

    “这是喻文州,路上遇到的牛人。”       
 

    喻文州看着张佳乐,张佳乐又指向了黄少天,
       

    “这是黄少天,我邻居家孩子,从小一块长大的。”    
   

    喻文州向黄少天笑了笑,打了个招呼,继续低头擦拭手中的枪。      
  

    张佳乐见怪不怪的拉着黄少天坐下,扯开绷带仔细查看了一下伤口的状况,用水壶舀起旁边一条小溪中的水淋在了伤口处。    
   

    溪水很凉,淋在稍稍有些发炎的伤口上,带来强烈的刺激。    
   

    黄少天呲牙咧嘴的骂了几句,转移注意力似的四周看了看,   
     

    “这里地形不错啊,有点什么动静都听见了,旁边还有水,找了不久吧。”    
   

    张佳乐一边淡淡地说这都是喻文州的功劳,一边使了点劲拆开所剩无几的绷带包装。  
      

    黄少天好奇地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也抬头看向黄少天,又是一个温和的笑。
       

    黄少天尴尬的挪开视线,喻文州又开始用一块粗砧布擦拭着手中的格洛克18①。  

      
    要知道这次进来的装备那可都是随机发的,黄少天自己也才得了一柄蝴蝶刀②就惊讶于自己的运气。   
     

    羡慕嫉妒了一下喻文州的人品,黄少天又暗搓搓的念叨着那块布莫不是附送的,怎的还有这么齐全的服务。
       

    张佳乐早就完成包扎的工作,此刻正啃着硬邦邦的压缩干粮颇有兴趣的看着黄少天不一会儿就变了十几遭的表情。        

    “少天你怎么老是盯着人家文州看,难道是一见钟情了?”        

    张佳乐并没有刻意去压低声音,至少在这么空旷的地方三个人还是听得很清楚的。    
   

    “我才没有盯着喻文州呢!!!我是看人家的枪好吗!!四亚乐你眼神不好还乱说话小心我打你啊!!!!”    
   

    黄少天顶着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眼神很有压力的为自己辩解。    
   

    “没事,少天要是喜欢我可以跟你换。”    

   
    温和的声音流泄而出,意外的好听。  

      
    黄少天似乎被这样的声音蛊惑了,怔怔的看着喻文州的脸。  
      

    事实证明喻文州还是长得很好看的。不同于其他军人普遍的寸头,中分的刘海轻巧的搭在额头上。眉目清淡好像由一笔勾勒而成,嘴唇轻轻一抿都是一个好看的弧度,就连画在脸上的迷彩都没有黄少天认为的滑稽……
       

    黄少天生平第一次没有废话,一句压抑过的“不用了”,说得极其轻巧。   
     

    喻文州似乎惊讶于黄少天突然变少的话语,却也没有多说,只是再次表示他并不介意跟黄少天更换武器。
       

    喻文州不了解黄少天,张佳乐可是清楚得很。黄少天这哪里是不在乎,分明就是被喻文州的颜值震得还没反应过来呢!    

   
    借着解手的机会狠狠嘲笑了一下黄少天,却被黄少天的一句疑问岔开了话题。   

     
    “乐乐,这格洛克18可是专供特种部队的神器,先不说喻文州是不是真有这么好的运气抽到这把枪,这个地方会把这种枪放出来也是一个问题吧。而且,你觉得这种拼命想要弄死我们的人会特意给我们的装备里加一块擦枪的布?。”    
   

    黄少天的军事素养向来都很高,在学校的时候就被有名的导师收为关门弟子,因此张佳乐从来都不会去怀疑黄少天说的话的准确度。况且他刚刚说的那几点,张佳乐也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以现在这种状况,只得点了点头。 
     

    “小心为上。”      
  

    “好。”

—————这是一条分割线—————    
   

    “貌似被发现了呢。”    
   

    清朗的声音在叶修身后响起,叶修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点了火,没放进嘴里就被那人夺走。    
   

    “黄少天……和张佳乐吗,看来今年会很有趣呢。”      
  

    “还不止这两个吧。”   
     

    那人又指了指屏幕上另一个角落。  
      

    叶修在杂乱的桌面上翻出几张资料,来回盯着分割成几块的电子屏幕有点出神。

       
    “又要麻烦了,我最讨厌麻烦了。”    
   

    叶修十分无奈的来了一句。
       

    “意思就是说今年还会更加变态了。”        

    那人淡淡来了一句。  
      

    叶修闻言挑了挑眉,
       

    “不变态怎么知道谁该留下。”    
   

    “你总不肯就这么放过他们的。”       
 

    烟又递回叶修手里,叶修深深吸了一口,吐了一个烟圈。       
 

    “当然。”,叶修顿了顿,
       

    “不过不是现在。”    
   

    叶修最后盯着屏幕看了几秒,画面里的人似乎和刚刚并没有什么分别。    
   

    关闭了屏幕,叶修披上一件外套向门口走去。
       

    “走吧,沐秋,去看看那些崽子们怎么样了。”    
   

    “那你可要悠着点才行。”   
     

    苏沐秋慢慢的吐出几个字,叶修愣了愣,两人相视一笑。   
     

    “你也是。”     
  
                                                                                
                                        ——TBC 

①格洛克18,即格洛克18式手枪,格洛克17式手枪的改进版。专供特种部队,特种武器突击分队以及军事人员使用。口径9mm,使用9mm帕拉贝雷姆手枪弹,以其结构简单,高射速出名。

②蝴蝶刀,有两种含义。广义讲是美国蝴蝶牌刀场(Benchmade)生产的刀具。而狭义的蝴蝶刀指一种非典型折刀,原型刀起源于菲律宾主题名品,是Kali最古老的武器之一,外形精巧,完全消除了对刀鞘的需求。这里指的是后者。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啊,光是资料就查得要命了,不过效果还是挺符合我的预想的,希望带给你们不一样的感受。

     ————拜托期末考束缚的空予

                           

无颜【楔子】

   楔子               我们的荣耀

————————————————
1.私设如山倒
2.军事题材
3.ooc有
————————————————

    他们的名字无人熟知

    他们的容颜无人知晓

    他们的素质无人可比

    他们的荣耀无比辉煌

    他们的名号

    荣耀!

————这是一条分割线————

    “少天,你真的要去那个地方?”

    “报告首长,是的。”

    “留在我这里,我保证你三年之内就可以升中校。”

    “报告首长,我已经决定了。”

    “那好吧,不过你要记住,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兵,我们永远欢迎你回来!”

    “谢谢首长!”

    黄少天咧着嘴笑了笑,魏琛一只手猛拍了黄少天的背,黄少天一时不察,一个踉跄差点撞到前面高大的榕树。

    “我养了这么久的好苗子就这么被别人拐跑了,你还知道笑!”

    魏琛愤愤不平的念叨着。

    黄少天那哪里只是一个好苗子哟,蓝雨军大以历史以来最高分毕业,毕业论文几乎受到全校有名老师的关注。

    好不容易从一群孙子里抢出来,在这里都没有好好待过几年呢,现在反倒被别人给拐走了。

    魏琛说不气那都是假的。

    黄少天却正了正神色,

    “我不会一直呆在那里的。总有一天我也会离开这里,离开那个地方,向更高的地方走,现在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历练的机会。”

    魏琛一愣,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一步步走着骄傲却坚实的道路,在他理想的疆场上闲庭漫步。

    盛夏的阳光透过榕树照射在他的脸上,透着一丝迷炫的意味。

    筑梦踏实。

    再合适不过的词语。

    魏琛笑骂了一句,

    “臭小子,快滚!”

    黄少天向魏琛敬了一个端正的军礼,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又是一条分割线————

    “知道这里为什么叫荣耀吗?因为它聚集了从成立之初到现在所有在役人员和退役人员的荣耀。”

    “以为努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不要太得意忘形啊。”

    “在这个赛场上,努力是最不值得拿出来夸口的东西,因为这只是基本,是人人都会做到的。”

    “你们的故事从今天开始正式开场,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生活吧。”

    “你都不知道我是这么的爱你。”

    “你也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

    “我就是为你而来的,爱沙尼亚的鬼魂。”

    “在一起吗?”

    “好啊。”

    ……………………

————————————————

    这种题材完全是第一次接触,然后会尽量贴切的遵守部队啊还有什么其他地方的设定,希望大家喜欢。